散文的旧作:幻

向下

散文的旧作:幻

帖子  傲子寂 于 2010-02-06, 18:59


青春像水中的幻觉,飘渺,空灵,太过美好。
——题记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从学校步行回家。
光线经过下午的肆无忌惮后,渐渐温驯下来,很快便将偃旗息鼓。天空的投影,早已经齐腰深了。公路上都是回家的人们。在人行道我看见许多迎面而来的学生。那些年轻的孩子们,背着双肩书包,留着清爽的发型,脸上都是明亮的笑。明亮的笑,在如今的我看来,真是一种奢侈。
我回到家后,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巨大错误。我居然将那些和自己年龄相当的学生称作年轻的孩子。潜意识中,我似乎已经将自己苍老化了。我恨不得回学校盗走生物室里的显微镜,对准地面仔细观察成长的痕迹是不是在我不经意间又悄无声息地向前蔓延了许多。
我所对应的宇宙里的某颗星宿,肯定在缓缓地向下坠落了。
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我在十六岁的生日会上许下“不要那么快就长大呀”的愿望,在十七岁的某个午后,坐在宽敞明亮的房间在电脑上敲出关于青春如何如何美好的字句。只是一个转身,或者一眨眼,我就被时间的洪潮硬是推到了十八岁的边缘。
就像隔着一流无法泅渡的水,我站在这一边岸,彼岸是曾经的自己。他对我微笑,然后做出那个绝望的告别手势。头顶上方的天光,像薄薄的玻片,软绵绵地覆上我的眼睛。盈满眼眶的,泪水般的闪亮。他看见我的一脸阑珊,却不为所动,依旧微笑着站在原地。站成一棵樱树,不断飘逝。不断飘逝的美丽。
应该是凄丽。
就像幻觉。
就像一朵盛开在水底深渊里的鸢尾,引领我们唱出对青春年华的黑色的挽歌。
曾几何时,我们都在介意着自己的身高,一厘米一厘米地期盼着长高。
曾几何时,我们在镜子前对影自怜,哀叹着脸上又长出了几颗青春痘,以及新剪的发型怎么弄都不好看。
曾几何时,我们学着郭敬明用四十五度角将表情仰向天空,却看不见那些隐隐约约的忧伤和听不见霰雪鸟破空的悲鸣。
曾几何时,曾几何时,曾几何时。都是漫长的人生里惊鸿一瞥的青春。在樱花的散碎间,凋零在不断覆盖上来的流年的黄土里。飞逝的光,迅速暗淡的明媚,匆忙逃离的灼眼的年华。
青春只是付出一段年华换回的海市蜃楼。就像一根烟,一道极光,一场摩天轮上下的梦。梦醒时轰然腾跃的忧伤,逆光般让人不敢逼视。
年轮像陀螺一样旋转不止。被陀螺切割的风纠缠在四周,就像回忆或者赤诚的纪念。我站在旋转的中心,看着那些风藤蔓一样绕紧我的身体。直到现在终于勒上我的喉头。
哽咽或者安静的窒息。
后记:写完这篇万恶的文章后,我的太阳穴就开始肿胀般狠狠地痛起来。我想,青春结束时,感觉也许只是和这种剧痛差不了太多的。重要的是,在剧痛之前,你用青春这段一梦三四年的年华做了正确的事,例如努力学习、学会做人、尝试过应该和不敢尝试的、勇敢过应该和未尝勇敢的等等,没有浪掷和挥霍,没有给余生留下不能磨灭的遗憾和悔恨,那就很好很好了。


顺便卖卖广告。。本人作品的连接:http://wind.yinsha.com/wenji/1/3502.htm rabbit rabbit bounce
avatar
傲子寂

帖子数 : 16
注册日期 : 10-01-28
年龄 : 26
地点 : 广东清远

http://blog.sina.com.cn/92rebeljuvenile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散文的旧作:幻

帖子  桃小妖 于 2010-02-07, 11:37

rendeer 鄙视 才18就说老了
avatar
桃小妖

帖子数 : 131
注册日期 : 10-01-27

http://blog.sina.com.cn/taoxiaoyao12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