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线…

向下

平行线…

帖子  。看客 于 2010-07-12, 02:25

如果我能看的见,我就假装看不见。或许这样就可以有幸欣赏到过去二十多个年头从未体验过的风景…零晨四点的天空。我梦见一幕锥心的刺痛。看着日出从云的尽头慢慢升起。天地相接的地方,日出,它带着微微的橙。象征开始的日出带着结束的晚霞。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或许“开始”本身就是结束的过程吧…如果一直就没有开始,又何来的结束呢?偏偏总有个别坚固无比的盾。也同时有无坚不摧的矛。那些固执地坚守底线的家伙,他们就是矛盾的实体化吧…曾经天真地指着夕阳,用稚嫩的声线呼喊着“明天,我会更好的”。不知已经多少个明天的明天以后了。她说“你好有责任心”。笑了。自卑的笑了。或许母亲拥有最犀利的目光吧,只要一僻眼,自以为很巧妙的逃避就干巴巴地暴露了…自己应该是母亲以外最了解自己的人了吧!然而人类最伟大的能力之一就是欺骗自己。从街角逃到巷子尽头,确还是被阳光无情照耀。曾经的某位领导说的“如果你心里想着你是什么样的人,那么你就会活成什么样的人。”那么现在呢?是否我正在活成自己心里以为的那样的人?如果乌龟突然间会闪过一丝念头,会认为背上的壳是一种负担。那么它还是一只乌龟吗?在脑子里搜索了数秒钟,还是无法想象一只没有壳的乌龟会是什么样…如果面朝大海谁都可以春暖花开,那么请把我置入巨浪沉厚的怀抱里。如果面对天空白痴都能做到云淡风轻,那么请把我变成白痴投入天空虚实难测的笑脸里。如果面对黑暗谁都可以心如明镜,那么就让我假装看不见在黑暗中练习欣赏。看见的,熄灭了。梦见的,燃烧了。虚实之间我们在两个极端上直立行走。相同的方式不未必相同的未来…

。看客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0-01-28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