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忧伤不及我的绝望二

向下

你的忧伤不及我的绝望二

帖子  殇小谨 于 2010-05-31, 14:07

你的忧伤不及我的绝望二:资格

>>> 1

或许这说起来比封建时期女人的裹脚布更长。

那家新开的精品屋,名叫“秘密”。离着市一中也仅几步之遥。在那可爱的下课铃响之前的几分钟。羊胡子班导正在讲述那个什么资格论。

我看得出来,这些共处多年的同学正在用他们那颗鲜活跳动的心瞄准着那家铺子。

我看得出来,至少他们现在还是快乐的,在没有脱离学校这个牢房与天堂的结合体之前,在没有因为困顿沾染太多的委靡的气息前。


什么是资格呢?

“那是一种人类行为上获得允许的先决条件,一条钥匙。”羊胡子班导是这么说的。

仿佛是期待了很久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玩具的孩子一般,下课铃响后接踵而来的是欢呼的沸腾声,很熟悉的感觉,很青春的气息。于是我在最后一排的桌位上假模假式地感叹。

年轻,真TMD好。


“秘密”是一间充满了欧洲风格的铺子,或许人都很奇怪,总是对异国风情的东西会产生浓烈的兴趣。当我看到式和寂两眼放光呈花痴状走进那间很奇怪的店铺后,我不动声色地嘴动了动:“崇洋媚外。”

式突然回过头来:“老古董”真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我在说她的。

可是有办法么?

人,除了崇洋媚外就剩老古董了。

>>> 2

秘密?这家精品屋的名字还真奇怪。在脑海里深掘一下,真是奇事。人与人中,一个人对一个人都一定要成为像深海一样的神秘,到达那种人类无法企及的神秘界限,只能无能为力地去猜想,他或她是怎样的。当我在夜间走进一个大城市的时候,它使我有一种复杂的思虑,扑朔迷离。那些在灯火阑珊处的家宅都各自隐藏着它们只属于自己的秘密,更深入一点。每个房间又各自隐藏着它自己的秘密,在那千百个胸腔里的每一个搏动的心,也是如此。这种神秘感是人与人间藏着的最大相处资格。

“欢迎光临。”店主是一个老头。不知道是不是我看得小说太多了,总是觉得老头的眼里闪着睿智的光。当然,还有那种善良的阴险。

>>> 3

“嗯,这个,漂亮。”
“这里,这个挺好的。”
“谨你过来这边,这里有一个奇怪的东西。”
其实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我都没见过。但无一例外的是,大家都很喜欢漂亮的东西。

我走了过去,奇怪的店铺,奇怪的老头,奇怪的物品。

式拉着我:“你喜欢这个不?”那是一条链坠,不是很俗的那种,白色的纯色度令人诧异。

寂走过来:“这里有牌子呢。”

Life Keys!生命之匙。

可是这是一条链坠。

他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你们谁要买这条钥匙?”老头眼神始终很平静。

式和寂看着我。一直看着我……

于是“是我。”


“跟我来,从那千百颗搏动的心里找寻到你的秘密。”

很讨厌,这种一无所知的感觉。

那是链坠,不是钥匙好不好?

“能安静点吗?”是那种你是白痴的眼神。

>>> 4

很多的盒子。摆放在柜子上。

“选一个吧。”他对我说。


这个吧,我指着一个光泽最淡薄的盒子,貌似有点年份了。

他抱着我所指的盒子走了出去,到柜台里,放下了盒子。

“把链坠末端的钥匙插上就能打开了,谢谢您的光临。”

终于,我买到了一个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买的这个盒子,好像经常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里面只有一张红色的卡片。


Qualification!资格。

很显眼的红色。

>>> 5

2009即将死去,快到2010了。

全班同学一起去酒吧。庆祝新年。

我和式还有寂坐在角落上。冷眼看着他们所谓的喧嚣。

夜,真是让人疯狂。


这里充满了糜烂的气息,红色的灯渲染着暧昧,浮着泡沫的酒瓶倒在地上,肆意地流淌着。

吵闹刺耳的叫喊,还有那些沉重的呼吸声。

“我先出去了。你们玩吧。”我想离开这里。

我不知道我该选择安静还是喧嚣。真的不知道。

>>> 6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

絮居然弯下身子固执地钻进了吧台下面。

那是一个小小的堡垒。絮紧抱着膝盖胡乱地嚷着。

“别过来了,我求你了。别过来。行么?”

在她对面看着她的是炽。依然缓慢地走过去。

“炽,够了。”我说。

“你以为你是谁?”

“我只是想多管闲事,可以么?”我假装很好心,很镇定,很了不起的样子。

“垃圾,让。”换来的是不屑的笑。“你有那个资格么?”炽用他的手指,戳着我的心脏,他很想戳穿这个胸膛吧。

“我的确没有。”

“滚吧。”炽走到絮的面前。


酒瓶砸在絮的头上。“别吵了,可以么?”

只有红色的两种液体在流淌着,非常显眼,非常刺目。

我无能为力地看着炽拖走了絮,絮颤抖的身影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对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间。”我一个人在他们灼热的目光里站起来,拍了拍衣服。

关上了门,我木然地看着那一块光滑如碧的镜子。

突然有种想嘲笑的感觉。

我只是,想笑而已。

>>> 7

又来了,这种矫情的瞬间,这种无可奈何的瞬间。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发现他好讨厌:瞧瞧,你自己好好瞧瞧。你以为你是谁?你也配讨厌这个世界?闹别扭可以,别表现出来。这样子很让人讨厌知道么?

真的,非常讨厌了。

“废物”我甩下一句话以后以一个无比决断的奔离姿态拉开了门。我重新回到他们的狂欢中,我是真的在笑。虽然有那么些苦涩。我听到了身体里位于胸腔传来的唯美破碎声。很清脆。在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小小的一条隙缝,慢慢地,那炽热的鲜红色液体从里面迸发出来,摧枯拉朽地就跟那滔滔不绝的黄河似的,那个叫壮观啊。

是的,我突然就很想笑。

从我知道对于一切都失去了资格的那一刻开始,我的面部表情只能选择那个孤零零的,荒谬的“笑”。除了笑以外我失去了任何表情。

但后来,我就像一个手里抱着玩具孩子般,很小很小的孩子。最后的一个玩具被抢走最后的一丝依靠也失去了。

不知所措。

>>> 5

因为突然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

那张红色的卡片在讽刺地闪耀着。

“笑的资格呢?”
avatar
殇小谨

帖子数 : 8
注册日期 : 10-01-23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你的忧伤不及我的绝望二

帖子  杜靡。 于 2010-11-05, 22:31

clown
avatar
杜靡。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0-11-05
年龄 : 26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