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封情书

向下

七封情书

帖子  苏浅浅 于 2010-05-21, 13:16

他写了七封情书给她,祈求一个结果。
文:苏浅浅。



【她的晚安,他的不睡】



1.



临近夏天的时候,他写了七封情书给斐。写完之后他对半夏说,我以后不会再写东西了。半夏问他为什么要如此?他看着电脑屏幕笑了起来,手指轻轻的移动。他说,或许我会就这样死去,这些文字也将成为我留在这世上最后的东西。过了很久,半夏发了消息过来,既然这样,我送你一段温暖明媚的五月阳光吧。他笑着应声说好,然后关了电脑打算去睡觉。



他的生活单调乏味,但是他习惯这样。没人知道,像他这样沉默寡言的男人竟然是干保险这一行的。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矛盾体,身体的两个我各执己见,甚至想要各自奔向不同的远方。



过完新年之后的几个月,他有一大半的时间不能够正常入眠。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喝了太多的咖啡,杀死了自己大脑中支配睡眠的脑细胞。躺在床上,他睁着眼睛看着上方的天花板。他住在一个老旧的公寓里,却因为习惯不愿意搬离。偶尔他会盯着房子里的家具或者地板上的污点发呆,他会幻想这个房子前一任主人的生活。



他习惯性的在十点发信息给斐,说声晚安。曾经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习惯,如今只剩他一个人在坚持。没有她的晚安,漫长的黑夜如同丝线一般缠绕在他身边,随时随地准备勒向他的喉咙。他一直在等待,等待斐对他说晚安。



斐是个很特别的女子,他在人世徘徊行走,找寻了这么久。斐是唯一一个能够一眼望穿他的人,即使这种彻底被人看穿的感觉很不好受,但是他依旧无法放斐离开他。他曾经有这样的想法,斐是他的审判者,而他需要在斐面前坦白自己曾经所犯下的所有罪行,交付所有。



初次见面的时候,他端起桌子上的白瓷杯子,抿了一口之后就把头转向窗外打量外面的行人。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都行色匆匆,不再关心途中所遇到的风景。而他看到了窗台上盛开的白色小花和窗户玻璃上斐迷人的笑脸。她笑意盈盈的对他说,你就是我相亲的对象么?玻璃的隔音效果很好,他读着她的口型,然后点点头。其实,他只是喜欢这家店的Mande Ling而已。



他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城市里,不是不寂寞,他只是不想随便和别人在一起。归根到底,他还是个对生活还抱有一丝幻想的男人。



2.



他带着斐去一家很老旧的音响店,找一些旧碟片。在遇见斐之前,他经常一个人在漆黑的屋子里看电影。看别人的悲欢离合,然后思考自己某一天也会经历的事情。他希望自己能够将所有的一切都看的无比透彻,以至于不会深陷其中。



跟斐相处了一些日子之后,他发现斐的心里其实有着另外一个他,而他只不过是斐拿来搪塞家里人的借口。然而,就算他知道这些他依旧无所作为。



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厚重的窗帘轻微的颤动着。他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掏出烟盒拿了根烟点燃。他搬了椅子坐在窗户旁边,风若有似无的拂过他的脸颊。捏着烟,他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将烟气都咽下去,没过几秒钟,他被呛得不行,抬起一只手拽着窗帘咳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经常性的失眠让他看起来很消瘦。他拉开窗帘,风肆无忌惮的吹进来,他觉得有些冷。今年的天气诡异的如同他和斐的关系,阴晴不定,偶尔还会暴怒无常。这么大的风怕是要下雨了吧。手里的烟烧的只剩下一点了,他放进嘴里吸了一口之后扔到窗户外面,微茫的火光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他知道它会坠落,坠落之后就是终结。有些东西一早就知道结局,也很好。



他从衣柜里取了件外套穿上,出了门。斐一个人住在离他住处不远的一个小区,他知道她怕打雷,所以想去看看她。风吹起地上的灰尘,他眯着眼睛向前走去,其实他也是个很容易犯贱的人。



他和斐很少出去约会,一点也不像恋爱中的男女。但是如果别人问他是否有女朋友的时候,他又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有。大多数时间他都泡在网上,看一些小制作的影片,听一些让人心情郁郁的歌曲,或者敲些文字贴在空间里。这个年头,有点小才气的人很多,他偶尔会去看别人的文字,然后莫名其妙的笑。感情这东西,不在局中,怎知它的苦?



他从未问过斐,所以他不知道斐心里的那个男人是否会再次出现在斐的生活里。对于那个男人他有那么一丝丝的畏惧,怕斐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他,回到那个男人身边。他知道在斐的心里,那个男人胜过一切。无论他如何努力,无论他对她有多好。



这一年,他写了很多故事。冷漠的看着自己笔下的人物谈情说爱,看着他们在自己构建的世界里悲戚欢笑。他以为他自己已经足够的冷漠。



3.



他打开斐家里的门,整个房间空空荡荡的,空气里有一丝丝的血腥味,他使劲的吸了口气,口腔里的猩气让他有一瞬间的晕眩。他跑过去推开卫生间的门,斐躺在浴缸里,他看到她乌黑的发丝沿着浴缸的边缘垂到了地上,她像一朵开在红色悬崖边上的花。



他用自己的手去堵伤口,可是血还是喷涌而出。斐睁开眼睛看他,嘴唇一张一合像是在唤他的名字。他用毛巾包住她的伤口,掏出手机打了急救电话。他不停的和斐说话,絮絮叨叨的说着,他怕她就这样离开,以后再也不见。



四月的时候,他对斐说,他要写七封情书给她,然后写故事给她,还要请她吃顿饭。斐站在四月的阳光下问他为什么要写七封,他笑着没有回答她。其实那时候他在想,如果七封情书都写好了,斐还是不能爱上他,那么他就离开,去别的地方生活。他觉得自己不在年轻,对斐的爱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他快要被消耗的一干二净,或许再继续这样下去,他会死去。



整夜整夜的不睡觉,他开始产生幻觉。他在他的房间里看到斐,看见她帮他整理桌子上散乱的书籍,甚至会看见她替他做了一整桌的菜,坐在椅子上等他一起吃饭。他渴望能够同斐一起生活,却畏惧这样的幻觉。他的身体有个声音在挣扎,他想要的是真实的生活,而不是自己的幻想。



护士从手术室里出来,告诉他斐需要输血。他点点头,去抽血。他曾和斐在情人节那天一同去献血,于是,他亦是从那之后才知晓斐和他是同样的血型。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的血液流进斐的身体里,斐是不是会因此对他而有所牵挂。他甩了甩脑袋,因为抽血的缘故,他有些难受。



斐在麻药的作用下睡了过去,他去找医生询问斐的身体状况。他即使生病也很少来医院,有一次他高烧,斐带他来医院,他万般不愿。斐好笑的问他,难道你是怕见到漂浮在医院里的亡灵么?走在医院空荡寂静的走廊里,他怀疑自己的身旁是否真的漂浮着亡灵,他们会不会在自己的身旁唱着自己听不到的歌?







【与你过期,许我不候】



4.



半夏的故事写好的时候已经是五月了,他忙得焦头烂额难得上网。他去看半夏写给他的故事,这个女子固执的给了他一个明媚如同五月阳光一般的结局。他在半夏的空间留下评论。他说,半夏,今年的五月不停的倒着寒,你说是不是很诡异。



斐做完手术的第二天,他见到了斐心里爱着的那个男人。他站在病房外面等那个男人出来,他知道他比不过那个男人。他给斐写了七封情书,却依旧没能留的住斐。那个男人从病房里出来,关好门,转过身瞧见他楞了一下,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开口。他走过去轻轻推开门,进去再将房门关上。那个男人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他,他用力的握着门把手。既然你放任斐死去,那么就让我来照顾她吧。



他坐在床边等斐醒过来,斐的眼睛里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似乎她的灵魂早已经死去,而他只是将她的肉体留在了人世。他想起半夏写给他的故事,看了看外面越下越大的雨,今年的雨水似乎比往年多了不少?小城的空气闻起来都是湿哒哒的,偶尔还会觉得冷,一点也没有临近夏天的模样。



办完出院手续,他将斐带回自己的家中。他将卧室让给她,自己去睡客厅。他知道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他也曾和女人发生关系,但是他爱斐,这就是唯一的不同。



他去超市买回很多水果,蔬菜和肉类,塞满整个冰箱,以前他独自一人的时候,冰箱几乎只是个摆设,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是个不会照顾人的男人。他将水果洗好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甚至连卧室的小桌子上他也放了洗好的水果。他照着书上教的做出一道道菜,摆满一整张桌子。斐总是在吃了几口之后就放下筷子,不再吃任何东西。他看着她,想要动怒,又会在看到她苍白的脸色之后偃旗息鼓。



他将家里所有的刀子都藏了起来,换掉了煤气灶。他觉得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安心的上班。斐看完了他写给他的七封情书,也将他这一年写下的所有的故事都读完,她还从抽屉里找到了他临摹的画稿。斐问他,是我将你变的如此忧伤吗?他扶着门框看着拿着画稿的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斐是他所有忧伤的来源,也是他所有快乐的来源。遇见斐之后,他的世界里只有她了。



5.



斐在十天之后不告而别,他下班回家,她已经离开。他躺在床上拉开被子裹着自己,恍惚着睡了过去,他觉得斐在睡梦中紧紧的抱着他,于是他又挣扎着醒了过来。



他拉上每个房间的窗帘,然后回到卧室,从衣兜里掏出烟开始抽烟。斐不喜欢他抽烟,所以只要斐在他就不会抽烟,即使烟瘾犯了,心里如几万只蚂蚁在啃噬,他也会忍着。他将烟盒里剩下的烟抽光又跑到书房里去翻别人送个他的烟,整个房间笼罩在烟雾里,他呛得直流眼泪,却固执的继续一根一根的抽着。



天刚亮起来的时候,他拉开窗帘,打开窗子,趴在窗户上大口的呼吸。他去浴室冲了凉水澡,换好衣服去上班。他打算辞职去外地。小城已经不再适合他,走到哪里,他都会想起斐。



经理让他请假休息一阵子之后再考虑是否真的要辞职,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接受了经理的建议。他定了去厦门的机票,回家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去了机场。他记得有人说,厦门是个适合疗伤的城市。他想,北纬30°的阳光应该足够温暖他的心灵了吧。



小城午后三点的阳光也很明媚,恍的他睁不开眼睛。他在这个春天不得不关注起天气预报,一会热一会冷,他总要提醒斐注意天气。如今斐走了,他也不用再去关心这些了。



飞机在三万英尺的高空飞行,他看着窗外的浮云,想念小城蔚蓝的天空。他曾经无比热爱小城的一切,小城的蓝天,小城咖啡馆里的Mande Ling,小城街道上一棵一棵的法国梧桐,还有他居住的老旧公寓,这些都让他在离开之后的几小时里无比的怀念。他是个恋旧的人,有的习惯或许一生都不会更改。比如,他每天十点对她说的晚安。



6.



他从厦门回来,因为关掉电源的缘故,冰箱里很多东西都已经变质了。于是他想起他写歌她的第六封情书的题目,过期,不候。他自嘲的笑了起来,即使这样说,他依旧做不到。



他去看海,站在沙滩上任潮水拍打着脚背。他一步一步朝大海的走去,他想将自己的生命终结于此。他在蔚蓝色的海水里看到了斐的脸,他看到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留下来,融在这海水里。他知道那是他的幻觉,但是他还是不忍心让斐难过,游了回去。他想他要是真的只是游弋在大海深处的一尾鱼该多好?没有人能看的见他的泪水。



晚上他出去散步,路过斐居住的小区,忍不住拐了进去。小区里的路灯还是以前熟悉的样式,只是灯光下的影子只有一个而已。在楼下他看到斐的屋子里有灯光,那一刻他的心里喜悦无比,他冲上去,轻轻的敲门。



门打开的时候,他有种想逃掉的冲动。斐已经不会在回来了,而他在奢望什么?从厦门回来他不在抽烟,家里的烟都被他一次抽完了,而他并不打算再去买。斐一直希望他能够戒烟,她曾经对他说,她希望他能长命百岁,活的足够久。



你愣着做什么?不要进来吗?斐站在门口笑意盈盈看着他。



我以为你走了就不会在回来了。他还是站在门口,无法挪动脚步。



我去参加他的婚礼,顺便思考一个问题。我想,我会试着去爱你。斐拉过他的手,将他拉进屋里。斐的母亲从厨房出来问斐他是谁,斐对她的母亲说他是她的男朋友的时候,他觉得异常的开心。



他在空间里写故事给斐。半夏看了之后问他,七封情书终于有结果了?他发给半夏一个笑脸。半夏用七封情书做题目写了故事给他,给了他一个美满的结局。而他的七封情书在感动了很多人之后也终于有了结果。



他记得四月的时候,他说他要给斐写七封情书,然后好好生活。如今小城的夏天就快要到了,他心里已经有些期待了。



(全文完)

苏浅浅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0-01-31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七封情书

帖子  林双 于 2010-05-23, 14:42

Laughing 我喜欢...

Sleep 貌似我欠很多人情书
avatar
林双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14
注册日期 : 10-01-22
地点 : 上海

http://x-em.blogbus.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七封情书

帖子  旧人事。 于 2010-08-24, 19:02

Idea 我在月沉的空间看过相似的帖子。

旧人事。

帖子数 : 1
注册日期 : 10-08-24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